生活的智者

来源:咪咕体育日报2021年09月03日字体:

生活的智者

因果

清晨早起,照例到户外运动场锻炼,空气中有丝丝凉风,舒爽而惬意。已是由夏入秋的步伐了,天气暑热中有了风的气息。树木鳞次栉比,错落有致,闪着光,有嫩绿、有娥黄、有莹紫、有郁翠。草丛里,像灰精灵一样的鸟儿在婉转跳动,追逐觅食。远处的草坡上,白的、黄的、紫的各色小花在阳光下笑语盈盈,竞相绽放。运动场上,一群戴了头盔着了护膝的稚嫩的孩子们在练习足球。器械活动区,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们,赤膊在单、双杠上腾挪跳跃,灵活得让围观的人惊叹不已。倏忽间,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人,步伐冲撞而意气风发地紧走几步跳起抓住了吊环,只是一跃一跳一抓,便又从吊环上落地,义无反顾,大踏步地向南走上几步向西边的路上去了。

我默默地想笑,因为他冲撞的步伐,也因为他户外锻炼还穿着白衬衫的样子,更因为,他是一个我所熟知的人,一个永远都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生活地清晰而明朗的智者。看着他远去的倔强而冲撞的背影,我越发地想笑了。觉得他像一个远去的人体气球,因充满了气体而有着拖拽上升的力量。也许正是因了这分激情与强劲吧,所以在写作上面,他的成就扎实而硕然。他在不停地酝酿和构思中,作品像葱郁的秧苗下面累累的绿土豆,充满了灵秀和诗意,持续而蓬勃地生长。

他退休了,生龙活虎地过起了退休生活。这个干了半辈子民政工作,写了半辈子诗歌、散文、新闻的陕西汉子;这个干了半截子报社总编辑又当了半截子作协主席的文化人,一直给我一种憨厚、倔强、耿直、灵秀的感觉,像西北坡上的一头老黄牛,化身军人又转业来到雄关钢城,在公务员岗位上兢兢业业了半辈子。又似陕西塬上的一只白鸽子,追寻梦想扑棱着翅膀飞到了西北小城,在写字生涯中完成了乡土诗人、报社总编辑、作协主席、文人墨客一系列身份。如今,完全从职场生涯中退出,蛰伏在家里,构思着陕西家乡秦岭山水深处九条龙的传说。同时,也像一只闲云野鹤,出没在公园游走,憩息在山野闲逛,溜达在河沟捡石。像一个野蛮生长的文人,也像一个处心积虑的达人,更像一个无忧无虑随风飘浮行走着的云朵。人生是有无尽乐趣的,他活得自在、通透、率性、坦荡、智慧。

他是一个陕西汉子,也是一个转业军人,所以总给人一种九头牛也拉不回的感觉。但一生勤奋,最终,灵秀是占了上风的,像一本书,灵秀是上面写满了的密密麻麻的字,憨厚和倔强则是底色和留白,耿直和冲撞是标点符号。那种灵秀是文字赋予他的气息,禀性中的憨厚耿直和冲撞则是他的性格和脾气。他的诗歌是富有灵气的,像是从秦岭深处走来,也像是从一嘟噜一嘟噜的葡萄中散发出来,更像是从城市里的花喜鹊和公园里的布谷鸟中扑腾出来。他的奇石集《祁连石韵》精美独特,他的诗集《聆听乡村的寂静》乡土气息浓郁。他的特约评论员文章,透露着时政和哲思,体现着博学和阅历以及感情和积淀。他的纪实散文集《咪咕体育十部曲》,让咪咕体育的湖、咪咕体育的林,咪咕体育的花,咪咕体育的石都走进人们心中,令咪咕体育之美溢满篇幅,像清泉,像行云,像流水,汩汩流淌,其中“咪咕体育的绿”还走上了《人民日报》。

他的人生,一路高歌猛进,一路低头狂奔,可谓是功成名就,急流勇退。他是接近退休年龄的时候从报社总编辑的位置上退到文联挂了个闲职过渡,正好赶上作协换届,因为写作实力和他的影响力,被推举为市作协主席。风风火火干了也就大概两年的时间吧,他就彻底辞掉主席完全退休了。也许是为了安享退休的时光,也许是厌倦了嘈杂的生活,也许是为了集中精力创作人生的精品力作吧。他坚定地在中途召开年会换届,由另一位散文实力很强的女作家接手作协主席。自此,他的身影淡出了我们的视线。偶尔有采风或聚会的时候,才能再看到他的身姿。依然是那样的耿直,依然是那样的冲撞,依然是那样的高亢,依然是那样的激昂。尤其是喝酒说祝酒词时和酒后唱歌时,他大声而搞笑诙谐地说着方言或笑话,像牛一样吼唱着一曲曲黄土高原、父老乡亲或妹妹你坐船头的歌曲,让人捧腹不禁,也让人快意鼓掌。他像一曲歌的高音,也像一首诗的浓墨,总有出彩和亮相的时候,一生似乎一直都是如此。

他是谁呢?笔名塬上草是也。

如今,在运动场上看到他,我明白了前些天采风时打趣地问他:“彻底退休了在干吗?”他快意地说:“过退休生活呗。”退休生活是个代名词。于别人,是开始丰富多彩的老年生活,习字、养花、打太极;是享受自由自在的闲暇时光,养猫、遛狗、听音乐;是安享晚年的天伦之乐,养生、保健、带孙儿;是自驾、旅游、泡温泉。于他,则是安于内心,安亨时光,安于自我,并且真正自由自在。完全安静下来,看书、写字、锻炼、约几个朋友四处游玩。剥离了世事的纷乱,剔除了人事的嘈杂,隔绝了外在的搅扰,归于平静,以清明心看世界,以清静心度人生。

我们是完全能够理解他的。在俗世红尘中跋涉了几十年,职务至党报总编辑,待遇到正县,文至作协主席,影响升至中字头作协会员、小城名家,已是足已,夫复何求。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一个人能做到清静心很不容易,能够做到放下更是不易。就像杨降先生所说:“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然而,谁又能做到呢,多少人每日浮沉在人生的宦海中,被名利所左右,被虚无所牵引,像个时而清醒时而迷茫的孩子,总要在时光里跌宕,在岁月中徘徊。有时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但前路漫漫,寻着光前行,却不知何时才能抵达彼岸。有时日复一日做着同样的事情,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任由天地循环,周而复始。渴望激情却惧怕改变。年轻时谈过了一场轰轰烈烈地恋爱,到头来却发现,爱,最终会走远。壮年时不惜生命的代价拼搏奉献,所谓的事业,到头来却发现,不过是一场物换星移的过往。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但走着走着就走偏了,来到繁花似锦的小路,看到风光旖旎的风景,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命运不知道会将人带往哪里,但最终会在岔路相逢或在终点相会。

年过半百,人生是要做减法的,像他一样,除去浮名,卸下重担,回归内心,重拾生活,行走在阳光里,哪里都是清新,哪里都是明朗,没有羁绊,没有负荷,轻松地行自己的路,昂扬地唱自己的歌,乃可谓:生活的智者。

在他的心里,如今渴望的诗和远方,是秦岭里的传说和深山里的故居。听他给我们描述了那没有网络的高山上的青瓦屋,门前有圆圆的大石磨,山边有流淌的小溪,清风在森林里鸣唱,阳光在草地上跳荡。我们都恨不能化作飞翔的小鸟,随他的思绪一路扑闪进那亮光的深处,像隐士一样生活在文明找不到的地方,抚去草舍里的浮尘,晒干箱柜里的被褥,掬一捧清冽的溪流,嚼几根香甜的野菜,做几日世外的高人。

然而,回归到现实里,生活依然在继续。他离不开文明的一切,而我们找不到闲暇的时光。退休后他竟然也时不时爆个冷门,文字被省报刊个整版,就像别人写咪咕体育,写个数篇而他一写就是十部曲,难怪光明日报社主办的高端大气、在全国很有影响的《博览群书》杂志,要用四篇文字介绍他的《咪咕体育十部曲》。呵呵笑着,我们学学他,做一个生活的智者吧,只要充实快乐,且行且珍惜。


作者:因果 责任编辑:李沛丰

咪咕体育日报
官方微信

咪咕体育新闻网
官方微信